全部
  • (333)

美国已成为失败国家

陈行之按:此文作者为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我认为此篇较有说服力,特转载于此,供参考。我关注的不是作者的断言,而是他所指出的趋势,尽管那种趋势有可能在一个具有自愈功能的社会得到调节。唐纳德•特朗普从一位无人严肃对待、丑角般的外围参选者变身为当选总统,这是美国近期经历的最令人意外且制造心灵创伤的事件之一。其影响尚不明朗,但在最坏情形下,可能造成美国完全放弃其全球领导地位,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分崩离析...

  • 4213
  • 1
  • 37
  • 0
2017.01.18 02:34

2 美国,这就是美国!

美国大选终于尘埃落定,特朗普即将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这是美国人民的选择。这不是空泛的概括,而是切实的描述。近距离观察,大选期间,无论希拉里和特朗普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压制对方,无论选情多么胶着,有一个角色始终站立在那里,无人可以忽略,无人可以僭越。这个角色,就是最终决定谁可以坐上总统宝座的人民,是那些拿着选票的普通美国民众。是的,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微不足道:匆匆走过的年轻人,推着购物车的家庭妇女,...

  • 6691
  • 8
  • 325
  • 0
2016.11.10 01:01

让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是一种美德

说的是一件旧事。 2006年早春,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刘什么德同志对超女提出了严厉批评,刘什么德说,应当让老百姓多接触高雅艺术,对于超女、超男,他认为是对艺术的玷污,观众怀着扭曲的心理在看这个(超女)节目。刘什么德同志很生气地说,决不容许超女这种丑恶现象继续存在下去。一时舆论大哗,网友们纷纷进行谴责。 这种动辄就压大帽子的行为,中国人并不陌生,文化大革命期间,就有人因为喊错一句口号、念错一...

  • 5870
  • 4
  • 178
  • 0
2016.07.25 19:14

2 南海仲裁结果,中国不一定是输家

(陈行之注:此文是美国华文报纸《世界日报》2016年7月14日社论,转载于此,给网友提供一种说法,一种参考,不代表本人观点。) 海牙仲裁法庭裁决,中国对「九段线」主权声索不符「国际海洋法公约」,对南海各岛礁不享有主权和200浬专属经济海域等权利。裁决被舆论普遍视为中国遭受空前最大国际挫折与损失,势将改变南海和亚洲地缘政治,也是美国重返亚洲策略取得的重大胜利。但实际上,仲裁对中国在南海主权声索不见得有重大影响...

  • 9699
  • 21
  • 62
  • 0
2016.07.14 21:02

民粹主义是对政治正确的反向运动

1世界很不平静,最近有两件事搅动了国际政治,一件事美国大选川普脱颖而出;一件事是英国公投结果选择脱欧。这两件尚在过程中的事情彼此之间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联系,然而如果细究就会发现它们的内在机理极为相似。这种相似性并不体现为世界进入到某种奇境,发生了被现成理论无法解析的政治现象。反之,这两件让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恰恰反映了政治哲学的一般原则,机理并不复杂。从历史逻辑的角度说,类似的戏剧性事件曾经无数...

  • 7895
  • 64
  • 249
  • 0
2016.07.07 01:45

致网友的公开信

×××先生:您好!谢谢您写信给我。我们是同时代人,有共同的经历,所以才对同一话题产生共鸣,当然,这也与一个人的质量有关,我很珍重您和您的朋友对拙文的理解和评价。我是一个作家,以写作长篇小说为主,由于您

  • 7848
  • 17
  • 229
  • 0
2016.06.20 23:53

无人能够阻止新生代走向成熟

1解释一下标题。“新生代”这个词是后来想出来的,我原本试图用“八零后”,想了想又觉得不准确,现在“九零后”、“零零后”也已经登上社会舞台,也开始讲述他们的故事了,“八零后”显然已经比较老套,不足以概括

  • 13546
  • 65
  • 577
  • 0
2016.06.17 00:32

当“喜欢不喜欢”进入国家政治过程——从美国总统大选说开去

1美国总统大选如火如荼,我等小民伸长了脖子艳羡地看着太平洋彼岸的人民泰然自若地接受着政治家们的谄媚和膜拜,既不以“政治正确”判断想当总统的人价值几何,亦不单纯以国家未来辨识参选者能否肩负起总统的责任,

  • 9623
  • 54
  • 480
  • 0
2016.05.16 21:08

魏则西命断百度路

1.村前两条路俺村叫旮旯庄,地处黄土高原的大山深处,闭塞、落后、愚昧,长时间以来根本不知道大山以外是什么样子。1979年实行改革开放,公社王书记说:“我要给你们修几条路,将来贩售个果品、猪娃子什么的也

  • 5894
  • 24
  • 234
  • 0
2016.05.09 20:41

陈忠实:踞蹲在黄土高原上的巨兽

1每有信函,我总是称他为“老师”。他在电话里数次纠正我说:“别,我们是朋友。”我不改,仍然称他为“陈忠实老师”,“忠实老师”。但是我从来没向他解释为什么如此固执地称他为老师。因为,如果解释,要说的话就

  • 8739
  • 16
  • 242
  • 0
2016.05.07 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