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是一种美德
2016-07-25 19:14:22
  • 0
  • 4
  • 180
  • 0


    说的是一件旧事。

    2006年早春,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刘什么德同志对超女提出了严厉批评,刘什么德说,应当让老百姓多接触高雅艺术,对于超女、超男,他认为是对艺术的玷污,观众怀着扭曲的心理在看这个(超女)节目。刘什么德同志很生气地说,决不容许超女这种丑恶现象继续存在下去。一时舆论大哗,网友们纷纷进行谴责。

    这种动辄就压大帽子的行为,中国人并不陌生,文化大革命期间,就有人因为喊错一句口号、念错一句《毛主席语录》而被认为阶级立场有问题,遭到残酷批斗,由此被逮捕乃至于被判刑者也大有人在。所以,听到“不容许”之类的话,不陌生。但是,时间之河毕竟流淌了半个世纪,历史毕竟在向前发展,所以人们对于诸如此类的言论就感到刺耳起来,觉得发生了多么严重的事情。其实,事情也不是那样严重,从公民社会的观点看,无非是一个人说了一句什么,听听而已,不必计较,哪怕说话的是一个神经不健全的人。

    可是话又得说回来,毕竟,我们身处的还不是一个公民社会,这样,什么人说的话就变得要紧起来——话是“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说的,而全国政协教科文卫委员会又是重要的“参政议政”机构,刘什么德同志这一番话恐怕就不是一般说着玩玩了。大家的反应如此激烈,也正和这个人的这种身份、地位有关。如果建筑工地上扛钢筋的农民工兄弟说了同样的话,不但没有人理会,工头或许还会以为丫神经不对头而将其开除哩!刘什么德同志不是扛钢筋的农民工,他不必担心被工头开除,他的崇高地位决定了他说的不是一般的话,而是对人有深刻影响的话,这样的话必然含有某种政治意味。或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有的网民才指陈说刘什么德的话是专制主义遗风。我同意网民的这个意见,但我要有所纠正:刘什么德的这番言论不是什么专制主义遗风的问题,而是货真价实的专制主义,对这种主义我们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

    我们先不从政治层面讨论这件事,先讲一讲人与人交往的一般礼仪——中国传统习俗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在两个人的谈话中,要尊重对方,要注意倾听,不要随意打断对方的谈话……但是我们没有看到类似情景,我们看到的是,两个人本来说话说得好好的,突然有一个人发起飙来,指着另一个人的鼻子喝骂:“草泥马你丫给我闭嘴!”另一个人一定十分惊愕,不知道为什么要闭嘴,就小声嘟囔几句,无非“我什么也没说呀”之类。“你怎么着你?”发飙的那个人继而面红耳赤,抬起蒲扇大的巴掌,“你再说?!你丫再说?!你他妈到底想死还是想活?!”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谈话显然进行不下去了,因为这已经不是谈话,而是进入到了被强盗胁迫和劫掠的可怕情境之中。由此可知,平等相待,让人说话,相互倾听,是人与人交往的一般规则和礼仪要求,不让人讲话,只任由你一个人聒噪,其他人只有听的份,没有说话的份,还有意思吗?没意思,没意思极了。不管你身份地位如何,哪怕你丫当了皇上,这样做都没意思,特他妈没意思。

    如果把事情放到政治层面,就更加不应当了。我们目前正在建构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是公平正义,公平正义的一个重要标志是让人讲话,让人讲话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容许人们用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娱乐或者消遣——事实上,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历经30年,虽然不能说整个社会十分和谐,但在娱乐领域,至少最近若干年,大体上没有出现“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剑拔弩张场面,基本上还是过得去的。现在突然有一个人对几个女孩子断喝“决不容许”,还真的有些不适应,恍如隔世,仿佛又回到了革文化命的那个年代,而这,恰恰是网民所忧心的。刘什么德的这一声断喝,在社会层面、人的心理层面产生如此严重的影响,或许是刘什么德以及其他什么德们都始料未及的吧?

    现在的问题是,刘什么德同志为什么就敢用这种很不合适的方式说这种很不合适的话呢?我想,刘什么德同志的神经肯定是正常的,不会是疯疯癫癫抓屎喝尿的人,更不会是说话咧咧咧云天雾地不知所云的人,也就是说,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并且,作为“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他也必定知道这样说的后果,知道他在冲撞做人的底线,那他为什么还要这样说这样做呢?想来想去,我找不到解释,只能想象是两样东西起了作用:一是地位,一是胆量,正是这两样东西使这个人发了飙,觉得自己有权力封杀他认为应当封杀的东西。

    先说地位。权力只为权力的来源负责,地位也只能为地位的来源负责。刘什么德同志之所以敢于违拗众多民众的意愿勒令取缔超女表演,最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些民众(包括很“丑恶”地在台子上蹦蹦跳跳的女孩子)不是他的权力地位来源,他当然也就用不着考虑这些人的意愿,当然就有理由把那么多人热心参与的娱乐活动判定为“丑恶”——假如这些“丑恶”的人是构成他权力和地位的基础,比如说走邪路的那些国家的民众手里那张选票,他还敢这样说吗?我估计丫没有这个胆量。

    光有地位也不行,还得有胆量,否则我们就无法理解,还有许许多多位置比刘什么德高的人,人家为什么没这样说,唯独刘什么德同志这样说了呢?显然还需要一种胆量。在当下的社会政治结构中,这种胆量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不害怕任何人,亲爹亲妈都不怕,天王老子都不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反正关起门来在这个地盘上是我说了算,我不让你丫蹦蹦跳跳你丫就不能蹦蹦跳跳,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他妈不在乎什么民众的意愿、什么历史的羞辱、什么历史的审判,先灭了你丫再说!既然这样,那就真的没了办法——谁挡得住一个准备豁出性命不再做人的人呢?你挡不住的。俗话说无私者无畏,然而在这件事当中,我们看到的是无耻者无畏,其无畏的程度与无耻的程度成正比,这也真够让我们敬佩的——现在而今眼目下,能够舍生忘死维护自己所珍重的价值观的人越来越少了,刘什么德同志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恶霸的品性和气概对抗潮流,消泯民意,也真是可敬可佩,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完全有理由惊呼一句:刘什么德,真英雄耳!

    让我们再回到自然状态、回到常识来谈一谈这件事情。

    超女活动是不是真的像刘什么德同志所认为的那样丑恶?我不是一个经常看娱乐节目的人,我知道超女的时候,冠亚军名次已经产生,我看到几个可爱的女孩子脱颖而出,在台子上蹦蹦跳跳,感觉很好,她们至少让我们从污秽的官员腐败传闻中暂时感觉到天地清明了许多,也干净了许多;由于她们的出现,至少让我们由于无力改变社会晦暗而经常苦涩着的心灵感受到了一丝甜润,这就够了,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感谢她们了。

    我不知道在这之前这个节目到底有哪些刘什么德所谓的“丑恶”的内容,仅从年轻人对于这几位演员喜爱的程度上即可以看出,这是一次成功的大众娱乐活动,突然听到刘什么德同志颇有架势的断喝,的确感觉突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刘什么德同志显然不知道鱼之乐,不仅不知道鱼之乐,还要像鱼鹰一样把鱼全部弄死在水里,这就有点儿太那个了。

    引用一句小学生都能够引用的话:“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通常被用来描述人和人之间某种健康的交往状态,或者说是某种主张,某种精神,某种价值观。你当然可以蔑视说这是资产阶级的价值观,宣称“我们的价值观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就有权力不让你讲话!看你丫能怎么样?!”

    能怎么样呢?不能怎么样。禁播一部如实反映生活的电影,禁演一出非主旋律的戏剧,查封几本政治有害的书籍,停刊几本有思想深度的刊物,抓几个在敏感时期在网上乱说话的人……谁都不能怎么样,所以,这次也不会怎么样,刘什么德同志尽管说,尽管做,谁也怎么样不了——两年过去了,在我印象里,亲爱的刘什么德同志也的确没有因为说了这样让人惊骇的话、做了这样让人惊骇的事而被怎么样,人家活得照样比经常蹲在马路牙子上咬煎饼的我们强许多,说不定人家在巴拿马运河上还惬意地飘摇着装满了珠宝的小船;再往大了说,人家说了这样让人惊骇的话、做了这样让人惊骇的事是在创造历史,我们这些站在政治过程之外的屁民忍不住议论几句也只是在苟延残喘不值钱的小命……完全不是一档子事情。陕北有句俗话:“人比人,活不成。”有什么办法呢?没办法的。

    我担心的倒是,长此以往,怎么得了?!

                                                        (旧文重发,2008-7-26写就,2016-7-25稍改,谨以此文致哀《炎黄春秋》)


作者赘言:欢迎网络转载,转载时务请保持内容完整,不得删改,不得改变标题,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