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观点
  • (5)

叛逆者·思想者·革命者——韩寒现象再解析

1 谈论任何正在出现的社会现象都会冒一定风险,因为它非常有可能突然转到你无法预料的方向,韩寒现象也是如此。 我把韩寒现象作为中国现象进行考察,分别写过《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2010-5-22 )和《韩寒的可能性》( 2012-1-13 )两篇文章。前者主要分析了出现韩寒的社会原因以及它的当代

  • 8489
  • 245
  • 20035
  • 0
2012.02.14 10:10

乌坎的一大步,中国的一小步

1 读者可能以为我把标题写错了,按照美国航天员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那句话的句式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我应当说:这是乌坎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么写的,然而写出之后仔细端详,又觉得不那么对头,就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怎么就会觉得不对头了呢? 乌坎,

  • 7429
  • 62
  • 6548
  • 0
2012.01.01 11:13

历史是个公约数

1香港作家张成觉先生打电话给我,说我在《蒋爱珍的梁山路》一文中对蒋爱珍的描述不准确,蒋爱珍实际上是一个很聪明很得势的人,也曾经整过别人,而被她枪杀的那几个人,很有些无辜。张先生有在新疆石河子长期生活的经历,我相信他不是妄言;我也相信他绝不是没事闲得慌才为这件事专门打电话给我,他一定是觉得这件事很重要,才从另外一位海外朋友那里找到我的邮箱地址,建立起联系并且打了那样一个电话的。在这个意义上,我很

  • 3032
  • 32
  • 2607
  • 0
2011.04.06 23:18

钱云会是社会爆炸临界点

在一定意义上,钱云会事件乃“应运而生”,是必然性链条上的一个偶然性环节,没有钱云会也会有孙云会赵云会躺倒在那里。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中国社会走到了这一步:掠夺者失去了耐性,要动用暴力维护掠夺特权了——用周星驰的话说:“我已经忍耐你很久了!”唐福珍事件很悲惨,但那时候掠夺者还忍耐着,还没有主动出击,从他们的角度说,事件还是被动发生的。钱云会事件不同,它是掠夺者主动的暴力残害,是在明确意志指引

  • 43962
  • 326
  • 41873
  • 0
2011.01.02 06:47

安元鼎:权力黑化的一个标本

1报载,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在京设立多处“黑监狱”,以关押、押送到京上访者为主业,目前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安元鼎董事长和总经理被刑拘。相对于我神州大地每天都在发生的离奇事件,这个案件并不特殊,特殊的是此案件当事方安元鼎与各地方政府复杂暧昧的关系。据报道,“警方在位于小红门南四环东路上的安元鼎接待中心总部查到了该公司与各地方政府签订的《委托书》和《特保护送

  • 35025
  • 357
  • 34314
  • 0
2010.09.28 11:35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