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就是美国!
2016-11-10 01:01:14
  • 0
  • 8
  • 333
  • 0

             

美国大选终于尘埃落定,特朗普即将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

这是美国人民的选择。这不是空泛的概括,而是切实的描述。近距离观察,大选期间,无论希拉里和特朗普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压制对方,无论选情多么胶着,有一个角色始终站立在那里,无人可以忽略,无人可以僭越。这个角色,就是最终决定谁可以坐上总统宝座的人民,是那些拿着选票的普通美国民众。是的,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微不足道:匆匆走过的年轻人,推着购物车的家庭妇女,蹒跚而行的老人,蹲在工地上吃汉堡的工人,安静地在家里过日子的普通男女……然而他们强大极了,强大到没有任何政治家敢于忽略、敢于僭越的程度。原因很简单:是自由民主制度使他们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成为了在国家政治过程中具有真实意义而不是象征意义的决定性因素,成为了所有权力精英都不得不膜拜不得不讨好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强者。

有人很奇怪这次总统大选的结果为什么会与各种媒体和民调机构的无数次民调大相径庭?其实想起来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选民不愿意向精英集团媒体说出自己的真实意愿,反正我手里有一张选票,它才是我的最终表达。结果,原来曾经被人认为希拉里必赢的州,竟出乎意料地丢掉了。在这里,我们似乎真切地看到一个物理性的动态过程:底层民众的意志,这个最强力的因素,最终松动了权力精英精心构建起来的强固的政治结构,以最直接的表达铸就了大选的最终结局,新一任美国总统诞生了。

你当然可以认为这次美国大选是民粹主义的胜利,但这里所谓的民粹主义应当是中性的,不带褒贬的,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从它对美国政治过程的进入并发酵为民众的最终选择中,看到很容易被我们忽略的东西。

我在《民粹主义是对政治正确的反向运动》(2016-7-4)中说:“我们不预估美国大选最终结果,只看过去:究竟是何种因素让谁也不看好的特朗普成为了美国总统大选历史上最大的一匹黑马?是何种因素使他获得了那么大的民意支持?如果以希拉里为代表的美国政治精英‘政治正确’,那么,可不可以认为特朗普的横空出世意味着‘政治正确’在底层民众中并非那么贵重?可不可以认为底层民众另有一套以他们的感受和自身利益为标尺的价值尺度?可不可以认为底层民众的感受(至少在这一次)直接推动了美国总统大选选情的戏剧性变化?我认为可以。”特朗普的最终胜出,说明了这一点。

特朗普胜选以后在发表的感言中说:“政治是非常肮脏的,政治是非常艰险的。”这一定是一路走来的他的由衷感叹。政治确实是肮脏的,在封闭的地方尤其肮脏的,然而,当政治越过坎坷幽闭最终进入人民进行抉择的平坦地段以后,它又会变得无限广阔,日朗天青。自由民主,成为了决定一个国家政治气候决定性的催化因素,没有这个东西,坎坷依旧,阴沉依旧,政治将继续非常肮脏。

如果美国人民做了错误选择怎么办?会不会酿成巨大的国家灾难?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对美国社会政治制度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三权分立体制所形成的权力制衡机制,每四年一次的全民普选,只有经过人民同意才可以形成的各层级权力的合法性,保证了人民能够把权力关在在笼子里,而不是相反,在秘密政治的神秘运行中,权力把人民关在笼子里。这是民主和专制的最本质区别。

特朗普说:“人们把这次大选称为一次历史性的事件,但是如果我们想要成为历史性的一个事件的话,我们必须要努力做好一切。我向大家作出保证,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会努力做好一切。我期望着成为你们的总统,也希望在两三年、或者四年、或者八年之后,我们会看到美国是这样一幅景象:我们目前为之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骄傲的。尽管我们的竞选已经结束了,我们的工作在整个美国的历史进程中才刚刚开始。我们现在必须马上为美国人民服务。希望大家到时候会为有我这样的总统为荣,这也是我的荣幸。”(引文自特朗普的胜选演说)

如果这位新的美国总统无法实现对人民的许诺,如果他做出违背人民意志的举动,人民还可以弹劾他,罢免他,用选票将其推翻……千万不要忘记在美国是谁说了算,千万不要小看美国社会的强大自我修复能力,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在别的地方很难发生。

美国,这就是美国。

2016-11-9

作者赘言:欢迎网络转载,转载时务请保持内容完整,不得删改,不得改变标题,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