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林子需要一个解释
2015-02-09 01:55:51
  • 0
  • 10
  • 432
  • 0

1

有一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飞。”说的是在一片树林里,鸟儿们都依据本性活着,或者翩翩起舞,或者啁啾鸣啭,挺有诗意的,即使有几只行为怪异,发出的叫声很难听,人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所以就有了这句调侃的话。如果把这句话引申到我们生存着的这个世界,表达的是如下意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即使出现几个性情玍古乃至于刁钻奸滑的人,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所以说这话的时候,人们往往比较豁达,比较轻松,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讥诮。

“林子”可以有多种解释,既可以解释为一个单位,一个系统,也可以解释为一家企业,一个乡村。无论单位系统还是企业乡村,都有“社会”的意味,所以在概括的意义上又可以说,“林子”就是社会,就是我们眼前这个实实在在的世界。

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2

大千世界并非铁板一块,它是分层的,就像一座金字塔,底层民众构成基座,中间是所谓的社会精英,塔尖上则是国家统治集团(在我们国家被尊敬地称之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倘若把不同的社会分层视为不同的“林子”,我们会看到,在底层民众中间有各式各样的鸟,譬如流窜于街市专门从事坑蒙拐骗勾当的流氓;在食品中掺杂使假的不法商贩;贫病交困却恩爱有加的患难夫妻;锱铢必较连一颗钉子的便宜都要占的小气鬼;生活困窘却拾金不昧的扫大街工人。在社会精英中也会看到各式各样的鸟,譬如对“自由、民主”极尽歪曲诋毁之能事的三妈、司马;把灵魂出卖给权力魔鬼却在大学讲坛和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占据显要位置的“精英”知识分子;坚守自由民主理念却在现实生活失去自由乃至于身陷囹圄的受难者。在国家统治集团中更示有各种各样的鸟,譬如贪污受贿数亿元(如今此项事业的计量单位发生了改变,已经以“吨”计了)赃款却谆谆教导人民防腐拒变的政府官员;将处女空运到后宫或隐秘私邸给大老虎玩弄的二老虎、三老虎;把军费变为私人豪宅和巨额海外资产的人民军队领导人;借助于国家垄断在金融、地产、交通、矿产、通讯、水电、慈善领域(基金会)大肆掠夺国家财富的“红二代”以及与他们勾勾连连沆瀣一气的地痞流氓恶霸;在残酷的权力倾轧中不幸败下阵来,踩在生死线上瑟瑟发抖的各级官员,等等。正是这些不同的社会分层,才构成了我们经验世界的感觉对象,或者反过来说,我们存活于世所形成的经验和感觉,依赖于由不同社会分层构成的整体意义上“林子”,这就是说,社会分层并非相互阻隔,它们是作为整体对我们施加影响的。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逻辑关系:没有A就没有B,没有B就没有C,它们相辅相成,互为因果,就像一个生物链,彼此都是对方存在的原因,又都是对方存在的结果,我们所承受的就是这个综合性的结果。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些缺德到家的黑心商贩,我们也许会发作起来:“我草泥玛!我弄死你丫的!”世道说不定还可以改变,不至于如此肮脏堕落;如果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两个在最高学府占据位置的眼睛乜斜的渣滓,我们可能根本不必在意,顺脚就把狗日的踹到沟里去了;如果只出了一个玩儿弄处女、攫取数百亿民脂民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倒也罢了,我们根本无需着急上火,接受人民委托(自由选举)的政治家依据正义规则(宪法程序)自然会把事情调整到让人可以接受的状态……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社会自愈功能”,它依赖于健康的政治制度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健康的社会道德伦理,犹如一个强壮或者基本上正常的肌体,即使遭到病毒侵袭出现低烧症状也没什么,那属于小恙,肌体自身就会调动免疫系统将病患消除,人不至于高烧四十多度,满嘴谎言,手足抽搐,色厉内荏,全身溃烂,或者癫狂而死,或者衰竭而亡,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3

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上述所有问题都勾连在一起:至少在过去十余年时间里,不要说生物链上游的某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并不比流哈喇子混吃等死的庸人聪颖,其超出常人的平庸却能够被国家权力放大为无所不能的专制,这种专制反过来至少在客观上为不良知识分子提供了精神支持,从而导致整个社会丧失来自人民的正义呼喊,或者说,人民正义的呼喊被国家强力所窒息;生物链中游的“三妈”、“司马”之类的“知识分子精英”,当然绝不比撒泼耍赖的流氓泼皮高尚,然而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土壤却依照“利出一孔”的国家政治秘籍,持续不断地为市井无赖泼皮提供了稳固的站立根基,这些漫布在社会科学院和大学教师队伍当中的鸡鸣狗盗之徒,在享有国家分配给他们的话语霸权的情况下,奇迹般地成为了什么“学术大师”、“著名作家”、“享誉中外的学者”,永远有机会在国家级奖励上各得其所,弹冠相庆。数十年以来,不正是这些所谓的作家、学者、大师,自觉自愿地归类于畜生界,成为依附在国家权力之“皮”上的一帮穷凶极恶、厚颜无耻的“毛”吗?!不正是这些“毛”衣冠楚楚人模狗样,公开或者暗中以极低的价格向权力卖淫,以此获取“存在权”吗?!他们俨然社会中坚,流动在污浊血液里的卑劣与无耻,早已经洞穿了人类道德良知的底线,其腐烂灵魂发出的一阵阵恶臭令人作呕……有了如上政治条件和社会条件,作为生物链下游的民众大面积道德沉沦、人性扭曲、良知泯灭当然也就无可避免,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诚信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瓦解的,无所不在的假货和有毒食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泛滥成灾的,各色各样的“人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横流”起来的。不需要多么深邃的理论造诣,也不需要什么敏锐的政治洞见,只要稍微具备一点儿社会政治学常识,都能够从流窜于街市的流氓骗子和掺杂使假的不法商贩身上看到国家政治的影子,看到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性特征。

如果继续把中国社会作为“林子”来观察,我们已经看不到鸟儿翩翩起舞,听不到枝头上的啁啾鸣啭,我们看到的是无数只老虎以及老虎身边身后数不清的野兽在奔行,是豺狼虎豹们对国民财富民脂民膏贪婪残暴的吞噬和撕咬;我们听到的是它们借助于国家意识形态工具发出的反自由、反民主、反宪政的啸叫,是藉着“稳定压倒一切”对人民意志和利益的公开漠视甚至暴力镇压……这片林子的确进入到了政治学意义上的“丛林”状态,就像所有不具备正义法则的丛林一样,它的凸出特点是野蛮和无规则,是弱(人民、民众)肉强(国家、权力)食,这是政治生态的严重失衡!人们正是在这种境况下才开始思想,并将生死置之度外,利用一切可能杜鹃啼血一般呼唤民主呼唤法制的;人们也正是在这种境况下才忍无可忍,在各地不断聚集升成所谓“群体性事件”的——我们可以把这样的“群体性事件”归纳为民众对政府暴力或准暴力压制所做的暴力或准暴力反抗,含有社会革命的因子,它足以说明中国的社会危机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危险到了什么程度!

                            4

“陈行之先生,你说得有些过了,情况在改变啊!难道你体会不到最近发生了很大变化吗?政治是很复杂的,高处不胜寒,你等屁民怎能了解国家政治之堂奥呢?所以切不敢书生气,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样不好。”

是的,我们最近的确从幽暗的林子深处听到了几声枪响,的确看到一些老虎被打倒了,然而由于人民没有经由程序正义进入国家政治过程,由于人民仍然置身于国家事务之外,所以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老虎与老虎为了争夺地盘所进行的权力火拼?还是的确有人雄才伟略,打响了民众期盼的正义的枪声?是历史仍旧在原来的轨道上徘徊,有一天也许会重新回到原点乃至于出现大规模倒退?还是中国这艘巨轮真的在向全人类都在走的航迹靠近,开始了一个伟大的历史进程?是那出绵延了两千多年的丑恶政治戏剧在换过服装道具之后敲锣打鼓重新粉墨登场?还是一出宏阔的历史大戏轰然有声地拉开了帷幕?

我们多么希望是后者啊!在一个个老虎仆地的时候,我们甚至已经认为就是后者了,我们手舞足蹈地欢呼“我们找到了一条新路”(毛泽东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又惊讶地看到了相反的情形,结果我们又不那么自信了,我们反复问自己:为什么这个地方的老虎被打倒了,另一个地方的老虎却安然无恙,反而获取了更大的地盘,仍旧在延续那场数千年之久的“人肉筵席”(鲁迅语)?为什么有人同时又调转枪口,对准大学讲坛上屈指可数的几个凭信念活着的知识分子?为什么国家最高智囊机构重量级人物连续发出要对宣传普世价值观的知识分子“敢于亮剑”的威胁,杀气腾腾扬言要“惩办”几个标志性人物?为什么教育部高级官员不迟不早,恰在这个时候下令不能让西方高校教材(主要是政治学、社会学教材)进入中国大学?为什么有的人就连表面上的客套(例如胡温时代在国内外大谈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也没有了,开始公然无视广大民众对自由、民主、公义的渴望,无视最普通民众以和平方式所进行的利益表达,故意把最普遍、最基本的人性诉求歪曲成为西方文化对中国社会的侵袭、歪曲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进行的“和平演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能知道鬼都不知道的事情呢?所以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5

人们往往更加关注不知道的事情,既然眼前这片林子已经如此陌生,如此可疑,如此与众不同,那么,在这片林子里生存的我们当然也就很需要一个解释,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我们还很想知道:这片林子到底怎么了?究竟是谁、是何种力量违背自然规律,把在自然状态下本应当空气清冽、鸟语花香的林子糟践得如此肮脏,某些区域甚至腐臭不堪了呢?如果没有掌控一切的绝对力量的驱使,谁可以做到禁绝思想流动,喑哑一切社会声音?如果没有制度性遮护与纵容,客观上与13亿人民为敌的豺狼虎豹(两相比较,他们毕竟只占很小的比例啊!)怎么可能如此猖獗,犹如进入无人之境?如果没有制度性遮护与纵容,他们怎么可能在如此长时间里对底层民众食肉饮血、敲骨吸髓而得不到制止?如果没有制度性遮护与纵容,那些游走在权力集团边缘、以舔舐权力者排泄物为生的软体动物们怎么可能拖着粘滑的轨迹成为什么“知识分子精英”?!

在这片古老的林子里,为什么瘴气弥漫,不义横行,人的位置日渐狭小,豺狼虎豹反倒活得昌盛,一代一代繁衍下来,登堂入室成为林子的主人了呢?如果这就是让我们歌颂了六十多年的据说很是葳蕤兴旺的林子,那么我们忍不住要问:究竟是他妈谁在葳蕤?!究竟是他妈谁在兴旺?!中国为什么会获得几乎被世界公认的“红色权贵资本主义”的美号?面对世界对我们的观感:“一个文明古国,一个有着无法描述的天灾人祸的国家,一个充满谎言和背叛的国家……中国总是让人联想起神话传说中的多头巨人,每一张脸孔都承载着人类的苦难与身陷绝望的悲凉。”你们的《人民日报》该如何作答?你们就连“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群众为什么不公布他们的财产”这样的王八蛋话都可以说出来,谁还能够指望与你们在人的层面对话?!

这片林子确实需要一个解释,然而你不能指望让蹂躏了这个林子的人来解释,你当然更不能让在林子里吃人的豺狼虎豹来解释,这样的解释只能由我们自己来完成,用我们疼痛的心,用我们不屈不挠的灵魂。我们是能够把它解释清楚的,甚至可以说,早在十几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季,我们心里就把它解释清楚了,我们不再需要其他什么解释了。

所以本文打住。

                                       2015-2-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