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追赶不到灵魂到达的地方——陈行之思想小品辑录(18)
2014-09-20 08:13:48
  • 0
  • 13
  • 198
  • 0

171.人生是连续不断的死亡与复活

罗曼·罗兰说:“人生是连续不断的死亡与复活。”

我很喜欢这句话。我是这样理解的:人是世界的一部分,世界会把匮乏与残缺传导到人身上,因此,出生并不意味着一个完整的人诞生了,至少从精神意义上来说,在漫长的一生中,所有人都要连续不断地经历死亡与复活——我们甚至可以将其概括为这就是人生的全部过程——他才能够最大程度地接近那个世界,才能完满一个我们称之为人的那个人。

即便是这样,当人濒死之时,他也不能说与眼前这个世界融合成为了一个整体,他找不到这样说的理由,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在弥留之际,在天光升起时,在上帝的召唤声中,他也许会宁静而恬适地意识到,他仍旧孤独地游离于这个世界,他用一生所证明的,只是一个没有给出答案的答案:他仍旧是不完整的,不完整的诞生,不完整的存活,不完整的死亡。

 

172.肉体永远追赶不到灵魂到达的地方

我们之所以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是因为人具有充盈的精神宇宙,所有人生故事都是在那个幽深浩渺的世界里发生的;动物不拥有这样的精神宇宙,它们的痛苦和快乐只是生物性的,是即时的,时间不会参与其中,把痛苦和甜蜜连缀成为只有人才拥有的精神空间。人生的一切痛苦和欢乐,全部拥挤在在这个既虚空又实在的区域里面。我记得叔本华也表达过相似的意思。

所谓“肉体永远追赶不到灵魂到达的地方”,指的是在人的精神宇宙里,在空间意义上,灵魂与肉体处在完全不同的位置,它们无法相互替代。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从表面上看,肉体是走在前边的,灵魂徒然地在后边追赶,试图对肉体进行思索,但是如果你俯瞰它们的话,你就会发现,肉体并非走在灵魂的前面,甚至可以说,它从来没有走到过灵魂的前面,它一直在追赶灵魂,它很想知道:灵魂究竟为何物?它与我有没有关系?有什么样的关系?遗憾的是它找不到答案,因为它追赶不到灵魂所到达的地方。

还可以换一种方式表述:灵魂未曾得到的,肉体也永远得不到,即使那个人以为得到了,到终了也会发现,那仅只是一种幻觉,幻觉而已。

 

173.自由只是自我生成的一种幻象

依据海德格尔的观点,我们是现象世界的一部分,是有规律的自然的一部分,是诸物中的一种。因此,我们命中注定永远是不自由的,就连属于现象世界的那一点儿自由也不属于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珍爱、所追求的自由又是什么呢?我们为什么把它看得如此重要呢?这是因为,自由是我们确证自己的唯一方式,如果没有它,我们也就不存在了;它是那么重要,它是那么值得我们去珍爱、去追求。然而,只有历经过沧桑的人才会确切地意识到:自由,其实只是自我生成的一种幻象,是用想象勾兑出来的一种甜滋滋的安慰剂。令人唏嘘的是,我们完全不知道这一点,我们总是满怀激情地赋予它意义,我们都是靠着它活过来的。人生之荒诞,莫过于此。

唉!自我有多么强大,自由的幻象就有多么强大,它所造成的精神动荡就有多么强大,可是,它基本上是与实在的自由无关的啊!

 

174.只有深邃的灵魂才知道什么是屈辱什么是愤懑

在内心深处的某一个角落,人常常有一种历经很多人生事件都无法改变的东西,那就是几乎察觉不到的源自世界与我们的关系的宿命,即将我们自身视为无的东西。我通常把这种东西概括为强力。实际上,我们人生的状态是由某一种或者很多种强力决定的,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种珍贵的自我。只有灵魂足够深邃的人才可以看到,不管人表面上多么自信,多么张扬,他所珍重的自我实际上常常是瑟缩的,它很难站立起来舒展地面对世界。换一句话说,只有灵魂足够深邃的人才可以确切地知道,什么是屈辱,什么是愤懑。

 

175.价值的价值

价值以及价值观一类的东西并非实在,而是一种有用的虚构,至于对什么人有用,只有鬼才知道。

 

176.首先要给灵魂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如果一个人的不能给灵魂找到一个适当的位置,那么,他的自我就会变成一种约束性的负担,变成难以承载的重负,这种重负足以使他的脚步凌乱,并最终迷失在人生的荒原上。

 

177.读书是一个人内在精神生活的需要

经常有年轻朋友要我提供读书计划,我一般都回避了,原因有二:

第一,我并不相信所谓“一个人一生必须阅读的100本书”之类的书单,因为读书应当是一个人内在精神生活(往往是动态的)的需要,而人生千差万别,每个人的精神领域发生的事情都不一样,对于精神食粮的需求也就各不相同,笼统的阅读计划,除了造成压力和负担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

第二,回顾自己的读书生活,我发现这件事就像所有人生事件一样,既有偶然性又有必然性,就像一条河流(社会)旁的公路(人生),它虽然与河流的走向趋同,却也有自己的起伏,这就决定了读书在其整体意义上是无法被计划的,它是由社会和人生的不同情态和内容所决定的。

 

178.人奔跑在两极之间

一个心智强大的人,一定是不满足于情感生活的人,而情感生活却决定性地决定着这个人是否能够强大,人就在这两极之间奔跑,直至力竭而死。

 

179.意义价值的条件

意义有没有价值,在于有没有人将其变成现实,变成什么样的现实。

 

180.历史运动中的个人动机

无论何种性质的历史运动,都是无数个体运动的汇集,就像一条江河,无数水滴的运动构成了江河的奔腾,如果抽取掉水滴的作用,那么,江河也就不存在了,反之亦然。历史运动中整体与个体的关系,当然远比江河和水滴的关系复杂,然而就其基本的运动规律而言,大同小异。

需要指出的是,强劲的群体驱力是由琐碎的个人动机聚集而成的,因此,在任何一种社会运动中,不仅需要对大肆喧嚷、带有赌徒品性的野心家乃至于推销民主的人保持足够的警觉,更需要给予那些主张和争取个体权利的弱者(有朋友谓之“在场”)以特别的同情与呵护,因为,恰恰是后者而非前者,才构成和推动了历史江河的整体流向,其他人仅只是一些站在岸边企图捞取好处的起哄架秧子的人而已。

 

                                       2014-9-19

 

(陈行之注:这是我的一些思想边角料,不定期发表,前17辑都可以从网络上查找到。欢迎转载,转载时务请注明出处,保留作者姓名,不要改变标题,并请保持内容完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