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房宁“政治体制改革必须摸着石头过河”
2012-10-31 09:21:02
  • 0
  • 0
  • 6369
  • 0

 

                            1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先生今天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题为《政治体制改革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在我看来通篇都是学术意义上的诡辩,世俗意义上的胡说八道,政治意义上的投机取巧,现予以驳斥。

                            2

房宁认为:“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我国学术界、舆论界一直以来有一种议论,认为中国的政治建设以及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有理论指导,需要有‘路线图’和‘时间表’,需要进行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以求‘突破’。这些议论和看法本意和初衷是好的,但坦率地说,它们大多属于似是而非的外行话。”

那么,房宁先生的内行话是什么话呢?曰:“政治建设、政治体制改革关乎大众甚至可说是涉及每个人,大家自然可以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但政治建设、政治体制改革又是件大事、难事,绝非如一些人‘一语道破’的那般轻松简单。”

房宁不让别人“一语道破”,他自己随后就来了个武断的一语道破:“国内外大量经验证明,成功的政治改革大多没有什么‘理论指导’,更谈不上什么‘顶层设计’,多是逐步摸索,一路探寻,最终获得成功的。这在中国叫做‘摸着石头过河’。相反许多失败的改革倒是理论准备充足,事先言之凿凿,但实践起来却一塌糊涂,结果很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甚至也对不起自己,被尴尬地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中。”

据我所知,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世界范围内推行改革的国家,除了中国,没有一个国家的改革是失败的,我也没有看到一个国家因为“理论准备充足,事先言之凿凿,但实践起来却一塌糊涂,结果很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甚至也对不起自己,被尴尬地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中。”世界都看得到,被尴尬地留在历史记忆中的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中国!我们心里很清楚,究竟是谁、究竟是什么人“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甚至也对不起自己,被尴尬地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中。”

                             3

房宁认为,“政治问题涉及面广、关联因素多,尤其是在面对政治体制改革这类重大问题时,需要的是对相关问题进行穷尽式的研究与认识。相形之下,那些‘一管之见’、‘片面的深刻’之类具有部分真理与价值的认知,往往是没有意义的。”

房宁先生没有具体说什么意见是“一管之见”,哪种深刻是“片面的深刻”,但是从上下文联系中,我们仍然能够揣测出这位领取国家俸禄的文人在讽刺什么,在反感什么,在反对什么。让我惊奇的是,难道房宁先生吃皇粮已经吃到影响智力的程度了么?你难道看不到正是那些所谓的“一管之见”、“片面的深刻”,并不仅仅是个别学者的信念与追求,早已经成为了所有底层民众的呼声了吗?你难道听不到他们排山倒海一般呼唤选票的呐喊吗?究竟是什么东西遮蔽了你的眼睛?究竟是什么东西堵塞了你的耳朵?

房宁先生接着夸夸其谈:“政治体制改革关乎国家命运,决策者责任重大。政治发展是条‘单行道’,开弓没有回头箭,重大政治决策一旦做出,往往会决定一、两代人的生活。政治决策一旦出现失误,往往没有挽回的机会。”问题是,三十年来,中国社会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的理论与实践的问题,你们尊重过民意吗?你们做出过“重大决策”吗?没有!我们看到你们总是在绕道走,总是怀着侥幸心理玩儿“击鼓传花”的游戏,在此期间,权力和资本已经像魔兽一样蹂躏着这个国家的人民,社会矛盾像火山一样积压,随时都有可能大规模喷发……房宁先生,请你摸一摸胸口,看自己的良心还在不在?然后请你想一想:究竟是谁在一次次延误宝贵的改革良机?究竟是谁对不起人民?究竟是谁对不起这片多灾多难的热土?究竟是谁被尴尬地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之中?究竟是谁终将面临历史的审判?

更让人气愤的是,房宁竟然说到了俄罗斯!让我们看一看他是怎么说的吧!他说:“看看俄罗斯吧,当年那个有着迷人微笑、聪明又开明的戈尔巴乔夫把国家带上了绝路,俄罗斯人民花了20年重新选择了一个不苟言笑的严厉的普京。终点又回到了起点,但整整一代人付出了代价。”

有了这样一段描述,我有理由怀疑房宁先生的人品了!我想象房宁先生应当是有机会用公款到世界各国走一走的人,他难道不知道俄罗斯20年来发生了什么吗?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国家仅仅因为摒弃了极权主义就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社会政治改革的奇迹吗?他难道不了解俄罗斯的统计数据吗?他难道不清楚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是最符合穷人利益的增长吗?我想他是了解的。既然了解,为什么还要在这里面对国人瞪着眼睛说瞎话呢?

人品!我只能说,房宁先生的人品出了问题。这里牵涉的并不仅是学术道德问题,就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如此不负责任地信口雌黄也是会遭人鄙视的,人们有理由指点着你的脊梁骨说:“这个人挺他妈操蛋的。”我很为房宁先生忧心:你怎么反驳人家的这个指控呢?

                            4

现在,房宁先生决定说出他的核心观点了:“中国在30多年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实践中进行了大量探索,获取了丰富经验,也形成了自己的方法,其中最重要和最具特色的是‘摸着石头过河’。”他总结出了“摸着石头过河”的三条经验与做法:问题推动、经过试点和统筹兼顾。我不想做过多引述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拜读房宁先生的大作,我只说一说“摸着石头过河”这件事。

我们还是先听一听房宁先生是怎样说的吧!

房宁曰:“‘摸着石头过河’是在长期实践探索中得来的宝贵经验。那种‘图虚名,招实祸’的事情不能再做了。‘摸着石头过河’看似‘不解气’,看似没有‘顶层设计’高明,也没有‘理论突破’来的痛快。但是,政治体制改革不是比‘高明’,不是图痛快的事。政治体制改革关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人民福祉,来不得半点闪失,容不得半点浮躁,更不能不懂装懂、指手画脚。关心和研究政治体制改革是件好事,但要有科学的精神与方法,要有专业知识,要长期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还需有宽阔的国际视野。”

这段文字水准不高的话思想水准也很不高,之所以不高,不因为别的,还是因为房宁先生耳目过于闭塞了,他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最近20年来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中国在世界的确切位置,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人类思想在21世纪的今天是一种什么面貌,他就像把自己关在书斋里的酸腐书生,摇头晃脑,念念有词,说着一些自以为很有价值的昏言昏语。

众所周知,人类在上个世纪40年代战胜法西斯主义之后,极权主义就成为了世界的主要敌人,世界事务的进步主要体现为极权专制主义的瓦解和崩塌。我们说历史有一种向善的本性,指的就是:在争取自由与民主的事业中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也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历史前进的脚步,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该实现的都会实现,该陨灭的都会陨灭。对公平正义的追求,不是什么人给什么人的观念赐予,它就是人性本身,就像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一样,它就蕴含在每一个个体的灵魂之中;所谓“普世价值”也不是什么别的东西,因为它与崇高的人性直接呼应,它自然就能够被人理解,自然就会变为人的信念,变为公众行为。

如果你把本属于公众的政治事务演变为公众的异在,放着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不走,非得扑通一下跳到河里去摸石头,只能说明你才真正是不懂装懂,指手画脚,你才真正是缺乏宽广的国际视野……在所有这些行为下面,必定掩藏着一个见不得人的动机,那就是:你们并不是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的,你们不是,否则我们的世界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5

房宁先生最后说:“‘摸着石头过河’意在强调从实际出发、实践第一;‘摸着石头过河’意在强调尊重科学,实事求是。‘摸着石头过河’缺乏诗意,是句大实话,但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什么意思呢?这表示,什么“从实际出发、实践第一”,什么“尊重科学,实事求是”,全是虚话,房宁先生的所有话都可以归结为最后那句“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只有在这句话面前我才对房宁先生产生出一丝尊重和同情。是啊!真有办法的话,房宁先生何等样人,何至于如此胡言乱语?!

听房宁的意思,我们还是得摸那块石头?可是房宁先生恕我直言:即使你对那块可疑的石头仍旧恋恋不舍,也请你想一想,人民是不是还想跟你摸下去?人民是不是还想继续跟你玩儿?这才是颇为严峻的问题。

                                                 

 2012-10-3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