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精神本质上是一种政治伦理
2012-03-11 09:54:31
  • 0
  • 9
  • 3298
  • 0

  

                           1

我知道读者对新闻都很厌烦,尤其是不具备新闻价值的新闻,但是我想请阅读这篇文章的读者忍耐一下,把下面转述的这则新闻看完,因为它对于我们将要论说的话题非常重要。

报载,中宣部227日在京举行学习、践行雷锋精神新闻发布会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介绍,深化学雷锋活动,以传承和弘扬雷锋精神为主题,以青少年为重点,以社会志愿服务为载体,通过开展深入扎实的学雷锋活动,形成正确的价值取向,树立鲜明的道德标尺,培育文明新风。这位常务副部长提出要使学雷锋活动常态化将有9个方面的学雷锋项目持续进行:每年35日,在全社会集中组织开展学雷锋实践活动;每年3月举办中国公民道德论坛;每两年组织开展一次全国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推动各级各类学校把弘扬雷锋精神作为校园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广泛开展各种形式的学雷锋主题活动和主题演讲、报告座谈、读书征文、诗歌朗诵、展览展示、文艺演出、网上互动等活动;推动雷锋精神进教材、进课堂、进学生头脑;开展扶老助残、帮困解难、应急救助、便民利民等社会志愿服务;开展文明礼仪、维护秩序、保护环境的社会志愿服务;举办学雷锋网上系列活动在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以及商业网站开设学雷锋活动专栏和微博;为防止雷锋三月来四月走的现象要将学雷锋活动与创建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单位测评挂钩。

你看,学雷锋活动有了越来越浓郁的政治运动的色彩。历史和现实的经验都告诉我们,凡事进入到政治层面,必定有国家意志的强力推动,必定含有某种基于政治考虑的国家意图。鉴于此,我们很有必要思考,中国过去和现在为什么要提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口号?雷锋精神究竟是一种什么精神?它是社会伦理的归纳,还是一种政治伦理的倡扬?

我认为这些问题都很有意思。

                             2

我们先考察为什么1963年突然发起了学习雷锋运动。

胡甫臣先生在《对建国后历次政治运动的认识》一文中透露,从194910月起至19633月止,我国相继发动了41场被冠以名称的政治运动,这些运动是:1、土地改革运动;2、镇压反革命运动;3、抗美援朝运动;4、第一次整风运动;5、连队民主运动;6、“三查”运动;7、忠诚老实、政治自觉运动;8、清理中层运动;9、民主改革运动;10、批判电影《武训传》运动;11、“三自”革新学习与教会民主改革运动;12、农业生产互助合作运动;13、文化教育战线和各种知识分子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运动;14、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15、文学艺术界整风学习运动;16、爱国增产节约运动;17、教育、文艺、科学领域的思想改造学习运动;18、中央希望华东、中南、西北三大区在大规模的学校教师思想改造会议上,推动学校教师及教育行政人员的思想改造工作;19、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窃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和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五反”运动;20、反对违法乱纪运动(又称“新三反”);21、整党建党运动;22、学习运动;23、批判胡风文艺思想、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24、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运动;25、胡适思想批判运动;26、整风运动;27、反右派运动;28、工商界整风运动;29、以“除四害”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30、大跃进运动;31、人民公社化运动;32、农村工具改良运动;33、农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教育运动;34、反对右倾思想运动;35、增产节约运动;36、养猪运动;37、整风运动;38、整风整社运动(又名农村“三反”运动);39、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40、爱国卫生运动;41、工业企业学解放军运动。
  一个国家在不到14年时间里被如此多的政治运动折腾,差不多也就筋疲力尽到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的程度了——饿死几千万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在这样严重的时刻,转移人民的视线,维护政府权威,稳定国家大局,消除掉一切精神的和物质的个人主张,动用国家力量强化一种顺从的政治伦理,就变得紧迫起来。作为新中国第42场政治运动的“向雷锋同志学习”运动,正是这样一场被意识形态支撑、用国家意志推导和构建的具有实用主义色彩的价值系统的政治运动。

仔细阅读一下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同一时间发表出来的题词,对上述见解的印象会更深刻一些——毛泽东:“向雷锋同志学习”;刘少奇:“学习雷锋同志平凡而伟大的共产主义精神”;周恩来:“向雷锋同志学习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朱德:“学习雷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陈云:“雷锋同志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大家向他学习”;邓小平:“谁愿当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就应该向雷锋同志的品德和风格学习”。

如果事情不是这样,譬如这里边有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就说国家主席刘少奇吧——写的不是上述题词,而是写道:“雷锋同志,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和民族的自由!”会发生什么情况呢?首先,14年来一直被蒙蔽和洗脑的民众会认为国家主席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妖精;其次,毛泽东同志会惊讶地站起身子,用犀利的目光盯住刘少奇,扬起有力的手臂,轻声质问:“你丫是不是疯了?”等不到发动文化大革命,提前3年就把狗日的打倒了。

事实上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相反,党和国家领导人步调出奇的一致,题词所表达的内容也像商量好了似的,内容几近相同。可见,这场看似偶然发生、不经意而为的运动,虽然采取的是倡导社会道德的形式,然而就其本质来说,宣扬的却是地地道道的政治道德,国家意志始终躲避在社会道德后面支配和引导着这场运动。或者说,学习雷锋运动从最开始就是国家精心制造出来的社会危机的遮蔽物,它所要达到的目标绝不在社会道德层面,而是深深地潜藏到了现实的政治需要之中。

                             3

我想把上述意思再表达清楚一些。

我的意思是:雷锋精神本质上是一种政治道德,而不是社会道德。政治道德是什么东西呢?政治道德首先是一种政治伦理,是一种意识形态主张。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对此作了精准的表述:思想的历史除了证明精神生产随着物质生产的改造而改造,还证明了什么呢?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政治道德就是这样一种“统治阶级的思想”,因此,我们有理由把以道德面目出现的政治伦理概括为:一种以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主张作为其内核和支撑的价值系统。

在哲学上,“主张”属于先验的范畴,而非源于经验的总结,因此,所有源于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主张,都是先于社会而存在、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的,这是我所说的政治伦理的一个显著特点。其次,在形态上,政治伦理不是客观意义上的“在”,而是一种先验的“预在”,换一句话说,只有借助于国家力量的推导,政治伦理才能够被人们所感知,否则它就不存在。

借助于国家力量进行推导的雷锋精神,隐含着哪些意识形态主张呢?简括地说,就是通过“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螺丝钉精神”,否定人的生命意义,消解人的个体性,使其服从于统治者对顺民的需要——这话说得有些难听,然而它说的却是事实,既是历史的事实,又是现实的事实。

我们说现实的中国来源于历史的中国,指的是绝大多数当代政治语汇都能够从中国传统文化最腐朽部分寻找到其根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螺丝钉精神”不过是“克己复礼为仁”、“存天理,灭人欲”语句的现代表述而已,这种表述在文采上和论辩性上,甚至还不如先人们来得精制和雄辩: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惑于物而动,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外,不能反躬,天理灭矣。夫物之感人无穷,而人之好恶无节,则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是故,强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恶,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独不得其所,此大乱之道也。(《礼记·乐记》)孔子所谓克己复礼《中庸》所谓致中和’‘尊德性’‘道问学《大学》所谓明明德《书》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教人明天理、灭人欲。(《朱子语类》)

历史在进步,对现在的任何一个读者来说,都已经不需要解释上述言语怎样从理论上造就一个皇权专制主义的中国了,然而却未必有人深思,这对于活在当下的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4

“陈行之先生,我觉得你说的还有那么一点儿意思,那么我现在就要问你了,为什么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我们国家又开始倡扬雷锋精神了呢?”

我觉得我上面的话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如果还要让我说点儿什么,那么我想从网络上引用一段话(我对文字作了整理),来说明倡导雷锋精神在目前处在什么样的社会舆情之中——

 

你们吃喝达万亿之多,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节俭?

你们将子女送到国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忠诚?

你们把国籍都更改了,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爱国?

你们养情人、包二奶,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荣耻?

你们的特权无所不在,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雷锋?

你们的权力非经民选,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公正?

闭上你们肮脏的嘴巴,你们每一句话都让我恶心!

  

我认为这段话说的很好,尽管它显得情绪性了一些。是啊!在每年高达万亿的“三公”消费被遏止之前,在权力者肆无忌惮疯狂饕餮国民财富之际,在作为文明社会最起码政治伦理表现之一的“官员财产公开”都难以实施的时刻……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最迫切需要的难道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螺丝钉精神”吗?当全体人民都“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地去做“螺丝钉”的时候,你知道那些盘踞在国家权力机器上的权贵们在想什么吗?

只要你对中国社会现状稍有了解,你眼前马上就会浮现出这样的情景:坐拥亿万财富的红男绿女坐在温暖舒适的房间里,一边品呷美酒一边隔着窗户观赏一窝蜂涌到马路上搀扶老人的雷锋们,矜持地笑着——他们的确是在笑,你甚至可以听到他们的揶揄之声:“这个世界上的傻子真多啊!”

他们是对的,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傻子,所以他们才能够轻而易举地让千百万职工下岗,翻云覆雨一般把国家资产据为己有;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傻子,他们才能够用推土机推平老百姓的房屋,在废墟中构筑令人叹为观止的财富大厦;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傻子,他们才能够把妻子儿女送到国外,享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奢华生活;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傻子,他们才能够正襟危坐地教导人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去做“永不生锈的革命螺丝钉”。

值得深思的是,究竟是谁制造了这些傻子?雷锋精神(上世纪六十年代也曾经被称之为“傻子精神”)作为国家倡导的政治伦理,在社会过程中究竟起到了一种什么作用?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给出自己的答案。

                             5

我说过,政治伦理和社会伦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价值系统,本来不容易发生混淆,但是在某些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它们竟然就被混淆了,这种混淆对社会肌体的破坏作用是致命的。

一方面,被不正常的社会过程腐蚀得千疮百孔的社会道德需要修补,雷锋精神恰巧契合了人们的愿望,人们欢迎它,赞赏它;另一方面,被不正常社会过程抛到生活边缘的人,又明明知道造成自己命运的绝不仅仅是社会道德的缺失,结果是:既不相信政治伦理,又不相信社会伦理,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只能愈加苍白,呈现出一种严重的失血状态。

这就是所谓的雷锋精神在当下绝不可能成为济世良方的根本原因。

                         

2012-3-1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